钱鸩钱鸩钱

圈名钱鸩。
在底特律的坑里翻滚。
傻的,冷cp专业户。
不会画画不会写文。
在太太遍地的老福特上尝试用简笔画和流水账萌混过关。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重温实况越发心疼丹妞,来了灵感。
什么电子羊我们来点真的小软软。
觉得被一堆软乎乎的绵羊围起来某种意义上也挺治愈的吧……让丹妞稍稍开心一下也是好的。
持续心疼丹妞。
哭了。

【我流随笔】关于我流康赛

高呼自由的首领为黑暗中的他带来光。
而它,它的子弹能够扼杀光明。
它撕碎他的希望,它咽下他的仇恨。
他试图杀死恶魔。
然而它是机器。
它无法被驱赶,每一次回归不过是编号更换,然后更加冷酷,更加疯狂。
它将他扯入更深的黑暗。
哪怕在最后脉搏调节器被他亲手赠出,它也会让他的机体里有另一个填入。
它给予他些微的希望,不过是为了带来更深刻的绝望。

—————————————
我流向康赛相处类型之一。
事实上是软体飞起然而坚持机器的康。
完全属于瞎编。
啊他俩相爱相杀的相处模式也很好啊我jio得。
现场丢人。
私心爆棚了。

创了一个康赛群想要招人一起来磕康赛。
算是,冷cp的挣扎。
许愿有人能一起来唠脑洞。